独家-10名斯诺克选手终于回国 险些滞留吉隆坡

独家|10名斯诺克选手终于回国 险些滞留吉隆坡
29日晚21点,肖国栋、李行、鲁宁、袁思俊等10名旅英斯诺克选手与2名家属回到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回到国内的那一刻,这几日在英国恐慌不安的选手们心里踏实了,袁思俊更是留下了眼泪。新浪体育采访了中国台球协会副秘书长王晓炯,她讲述了这次中台协为选手定机票的背后故事。 肖国栋 王晓炯介绍,其实这次为旅英斯诺克选手定回国的机票是中台协主席王涛联系安排的,“虽然她带女曲队在南非备战奥运会,但她一直关心着斯诺克旅英选手们。” 3月14日,王涛安排协会将所有旅英斯诺克选手拉进一个微信群,希望他们放弃一些比赛,尽快回国,“运动员每天在群里汇报身体情况和个人行踪,这才有了之前的个别球员提前回到国内的情况。但是大部分球员还是希望等世锦赛是否会按时举办的最终消息。” 早些时候回国的是周跃龙与徐思。他们目前分别正在成都与厦门进行隔离。 彼时,欧洲开始爆发疫情,当很多斯诺克选手猜测今年世锦赛无法按时举行时,他们开始着手定回国机票,但那个时候机票价格猛涨,加上机票数量有限,很多选手好不容易买到了回国机票,但等到他们到达机场后却被告知因为各种原因航班被取消。 “等世锦赛最终消息确定,那时国外疫情已经开始爆发了,每个国家转机过境的政策也都一天一变,所以球员几乎订不到票。” 在一次次经历航班被取消、前往机场又无奈返回后,斯诺克选手们的心态开始有所改变,焦急的情绪甚至影响到个别选手的食欲与睡眠,“那几天在英国,就是吃不好、睡不好。” 王涛在得知选手们的现状后,立即找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外联司,“请他们帮忙协调协会旅英球员订票难的问题,外联司、国家体育总局的中航服和协会就开始为球员们找票,23日当天一直忙到了晚上11点,才确定了28日那程票是能够转机并行李直挂的。” 等待几天后,时间来到28日,选手们一起前往机场,等到他们前往吉隆坡的飞机已经起飞时,协会又遇到了新问题,“协会接到上航电话说,我们的球员不能乘坐从吉隆坡到上海的这趟航班,因为他们之前乘坐了一趟境外航班,因为29日中国入境有了新政策。” 关键时刻,协会马上想出了办法,“协会告知上航,我们这是斯诺克国家队的球员们,请务必让他们搭乘这趟转机航班。上航通知了高层,得到同意后,球员们才顺利回到国内。” 在联系上航的过程中,协会也和球员们取得了联系,“他们在第一程的飞机上,我们在国内已经解决了问题。当时也联系了在飞机上的球员们,告诉他们在转机办理时尽量第一时间去排,如有问题一定说大家都是国家队运动员。后来在转机时,有一个中国地勤人员把他们护照全部拿走去办理的。而且在飞机起飞前3天,总局的中航服已经为所有人都把2趟航班的座位全部都在换好 确保大家坐在靠前并在一起。” 这次选手们能顺利回国,离不开总局外联司、中航服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他们那天加班加点在为球员们刷票,工作到晚上11点,后续也一直在盯着这趟航班。总局外联司、中航服和中台协在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想尽办法,帮助球员们顺利回到国内。” 原本丁俊晖与田鹏飞也是和8名选手一个航班回国,“后来他们担心政策变化,又多买了一趟27日从英国出发到荷兰转机的机票,在荷兰上飞机前才告诉我确定把28日的航班办理退票。田鹏飞先后跑了6次机场才回国的。球员们那几天白跑机场,心态真的都点快崩溃了。” 截止到发稿时,已经回到国内的斯诺克选手有:周跃龙、徐思、丁俊晖、田鹏飞、白朗宁、陈子凡、雷佩凡、肖国栋、李行、鲁宁、袁思俊、张安达、梅希文、张健康、斯佳辉、罗弘昊与常冰玉。 赵心童与范争一将于4月2日启程回国。 王晓炯说到,目前只有4名选手选择不回国,分别是梁文博、颜丙涛、吕昊天与陈飞龙。“梁文博因为全家5个人都在英国,孩子太小,所以暂时不回国。” 现在,丁俊晖与田鹏飞在沈阳进行隔离,昨天回到上海的10名选手在上海进行隔离,“这几天降温了,因为他们隔离时不能开空调,所以我们担心球员着凉,一定叮嘱他们要多加注意。” 作者:董正翔 编辑:刘新月 校对:蓝歆、刘新月